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找回婚姻活力
找回婚姻活力

找回婚姻活力

脱轨

  刺激与兴奋

  渴望与神秘

  让平淡的生活

  平添一股不一样的感觉。

  对夫妻来讲,七,果真是个禁忌数字吗?

  二十七岁的向芋芋问自己。

  嗯……这实在很难讲,由查里王子和黛安娜王妃的凄怆结局而论,王子和公主结婚之后,并不一定就代表百年好合;而表面上的甜甜蜜蜜,也不一定等于天长地久。

  日复一日的打拚工作,单调的生活令人厌烦,当两人的感情变成一摊死水,价值观开始产生偏差时,即使在外人眼中看起来是多么灿烂美好的一对夫妻,实际上也可能早已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反目成仇、大打出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背叛另一半另寻新欢也就更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不过,这些对她而言都不是问题!

  结婚七年来!她和亲亲老公的感情浓度只是有增无减,彼此的价值观始终一致,生活更是丰富到不能再丰富了,点点滴滴的甜蜜回忆足够让她笑到嘴歪掉,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又是崭新的一天,她相信,这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比她更幸福了!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尝尝鲜,想试试看外遇的滋味。不过,她发誓这绝对不是有预谋在先,而是临时起意的,或者说是突然心血来潮也行。

  话说她那亲亲老公因为被总公司抽调到台北来,于是,自结婚以来,从未与老公分开过半个月以上的她,毫不犹豫地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把孩子扔给公公、婆婆,毅然随着老公到职,再以过去丰富的工作资历,顺利得到美国蓝道集团台北分公司总经理执行秘书一职。

  而就在她上任的第一天,当她看到整家公司所有女性员工,都痴痴地望着同样刚转到分公司来报到的总经理雷斯特喘气流口水时,她的心头蓦然浮起一个脱轨的念头。

  跟他来一场外遇游戏肯定不错!

  自然,她只是想想而已,绝对不是移情别恋,打算抛弃老公了!只是,当她和所有的女性员工一起排排站迎接那位鹤立鸡群般的出众男人时,实在忍不住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老公时的悸动,还有之后足足四个多月的暗恋滋味,那种怎么也压抑不住的兴奋、刺激、渴望、彷徨与犹豫!酸甜苦辣俱在那方寸间!真是令人既痛苦又着迷。

  是的,或许她是太过幸福了,幸福得早已忘了什么是兴奋、刺激或渴望的感觉了。嗯……就算是幸福,如果平稳得沦为公式化的话,接下去也许就会化为一成不变的沉闷了,而夫妻之间若是不幸加上「沉闷」二字,恐怕离game over也就不远啰!

  所以,在那一刻,她心中竟然涌起一股渴望被罪恶吞噬、淹没的欲望,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却也够令人心跳一百了,于是,某种诡异的兴奋感便在她的胸口内悄然生根了。

  也许,为了找回遗忘许久的新鲜感与活力,她是应该考虑考虑来场刺激的游戏玩玩!反正,聪明人只要懂得适可而止就行了,不是吗?

  雷斯特.卡德莱,三十二岁,中美混血儿,美国蓝道集团总裁三子,黑发绿眸,身高六呎四吋,重164磅,哈佛大学企管系博士、法律和经济硕士,精通中、美、日、德、西、法六国语言,兴趣是赛车、赛艇、西洋剑、东方武术、橄榄球、重金属乐团,大学时代还参加过吉他社、戏剧社和新闻社……结婚七年,育有一对六岁的双胞胎儿女。

  虽然平日家居时相当随和,可一旦沾上公事,就会自然而然地板起脸来,甚至严酷得让人有种六亲不认的感觉。心情不好时就猛喝酒,不过!他会自我控制在上班时尽量少喝,可一旦真的惹火了他时,他搞不好会杀人的!

  「你在搞什么鬼?上班时间不工作窝在这边发傻!」那个拥有一双主月翠绿眸的男人这么怒吼着,深邃俊美的五官上布满了煞气。

  「我在里面忙得半死也没人来帮我,你是不是不想干了?」男人的威严表露无遗,芊芊却若无其事地站起来面对那个忙得已经有点抓狂的男人。

  她很高!走在马路上,很多男人都比她矮,然而,眼前的男人不愧有洋人的血统,硬是再比她高上将近一个头。合身的三件式高级西服完美的衬托出他那高贵优雅的气质,即使不说话,那天生慑人的气势就足以令所有的人噤若寒蝉了。

  「总经理大人,您没瞧见吗?」她举起行事历晃了晃。「我也忙得半死耶!

  别以为这只是随便写几个字而已……」慢吞吞地放下行事历,她斜睨着面前的男人。

  「你昨天说要见这个人,今天又说不见了;上个钟头说要接那个人的电话,这个钟头真要你接时你又反悔了,你以为替你这种出尔反尔的人安排行程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吗?再说……」她拿笔敲了敲对讲机。

  「这种东西叫什么你不知道吗?它叫做对讲机,是方便两个处在不同空间的人联络使用的,如果你真的有事需要我们的话,不会用这个叫我们吗?就算要用这个骂人也是可以的,虽然没当面吼人这么有临场感,效果已经算是不错的啦!

  哪用得着劳动您的大驾亲自出来大吼大叫呢?」「你……」咬牙切齿的雷斯特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出半句反驳的字眼来,「你就是用这张利嘴得到这个职位的吗?」

  「唔……」芊芊做作地沉吟了一下,「说不定就是喔!」雷斯特瞇了瞇绿眸,「如果你有空顶我那么多话话,我可不认为你真的能忙到哪里去!」

  芊芊无辜地眨着大眼睛,「那您说我该怎么样,您才会相信我的薪水不是白领的呢?」

  雷斯特瞪着她片刻,而后突然转身走回办公室,在门口时,他略微停顿了一下。

  「从明天开始,你把办公桌搬到我的办公室内,我会亲自验证公司付给你的薪水不会变成慈善捐款。」

  又是一个精枯力竭的夜。

  一路强睁着睡眼回到家,停好车后,我才发现妻子的车子还没回来,一时之间彷佛全身都泄了力。

  真不想自己一个人回到那个黑漆漆的屋里!

  我趴在方向盘上叹了半天的气,又对自己下达了千万道总动员令,这才成功地逼着自己放弃先在车上打个盹的企图,继而老牛拉车似的将疲惫的身子推出车外,有气无力地锁上车门,再拖着脚走向巷底右边的花园洋房。

  那是我已移民到加拿大的父母留下来的!准备在每年回来度个假或探亲访友什么的使用,这会儿正好让他们借住,我打算每年寄两张千元大钞去给老妈当作房租,既然是自己人,意思意思应该就够了咩!

  不过话说回来!难怪天海集团总公司会特地派我来接手总经理职位,就如同已退休的前任总经理一样,整家分公司差不多陈腐颓败到可以退休领养老金的高超境界了,这自然是前任总经理的「汗马功劳」。如果前任总经理不是现任总裁的几十年好友,总裁大概也不会容忍到他退休之后才派人来整顿了吧!

  不过!接手的人可就真的想吊颈了,光是研审公司目前的营运状况就已经教人目瞪口呆了,更别提整个公司的内部问题多到足够让三家公司同时倒闭,而这家千疮百孔的分公司居然还能撑到现在,也可以算是个奇迹了!

  总而言之,刚上任总经理的我,只有第一天是光光鲜鲜的上场,以供万民瞻仰,而后从翌日开始,每天都锁紧眉头踏入办公室内,接着就是焦头烂额、昏天黑地的度过每一分、每一秒,到了下班后还得加班,直至精疲力尽,才宛如战败的公鸡般蹒跚退场。

  所以,午夜前十点三十八分零六秒,我才得以有气无力地打开大门,经过荒废多时的庭院,再开门步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内!闭着眼顺手啪一下打开大灯!

  再懒懒地睁开眼。

  也许是钟点清洁工人来过了,大放光明的屋内看起来整齐干净多了,但仍有不少尚未拆封的一相子堆栈在书房门口和客厅角装,而藏在客厅角落里的那吆诸子上,大部分都用签字笔涂了一个大大的「芊」字。

  我咧!已经整理十多天了,居然还有漏网之鱼躲在那儿!

  我哀叹着直接进入卧室,踢开鞋子、扒下衣服,随手抓了一条浴巾就进浴室里冲澡。

  此刻不洗,待会儿就洗不动啦!

  十五分钟后!我一踏出浴室,就看见我的亲亲老婆——向芋芋早已瘫在床上呈现弥留状态了。

  看样子!床上那个只剩半口气的女人也没比我强多少,同样新接手的工作、同样被彻底蹂躏的脑力、同样需要圣人般的耐心、同样被考验的精神与体力。不过,想也知道,她一定比我辛苦!因为我虽然是主管阶级的,所担负的工作比她这个不过是小小螺丝钉的小小秘书沉重多了,但是却没人能支使我。

  「起来!起来!我已经帮你放好水了,先去洗完澡再回来睡!」我赶紧上前去用力推醒她。这家伙,连鞋子都没脱掉呢!

  芊芊不晓得咕哝了一句什么,翻个身就想蒙混过去继续睡。

  “好吧,不去洗也没关系,等一下我们做爱时的味道会有野性的感觉也说不定。”瘫在床上的人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就这样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趴在床上的芊芊才突然像僵尸般的坐了起来,「好嘛、好嘛!先洗澡就先洗澡嘛!」

  神经好像慢半……不!好几百拍的样子。

  她咕哝着站起来,可是!不过才跨出半步,就又杵在那儿不动了。

  好一会儿过去,我一直感觉不到她有什么动静,不禁诧异地转头一看,随即失笑。

  她居然就那样站着睡着了!

  无奈地摇摇头!我只好起身来到她面前帮她脱衣服。

  这家伙最近愈来愈会撒娇了。

  而芊芊在摇晃两下后,索性把脑袋靠在我的肩头上继续呼噜呼噜了。

  我一手扶着她、一手继续奋斗。「真是的,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可我嘀咕我的,芊芊却还是摇摇晃晃地睡得不亦乐乎,直到我好不容易把他全身的衣服都给剥光之后,我开始感到不洗澡也没什么关系。

  她的皮肤一向很好,好到令人嫉妒的程度,白皙细致得宛如陶瓷一般,不但怎么晒也晒不黑,而且从来不需要做任何保养,二十七年的岁月也不曾在她身上刻划下任何痕迹,最重要的是……

  她很漂亮!而且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魅力,看似清纯的脸蛋,眉梢、眼角却又荡漾着撩人的妩媚风韵,在性感的挑逗中还伴随着无邪的诱惑,再加上。170公分的高挑个子,曲线完美的身段!她比七年前新婚时更加动人了。

  96、61、90的好身材与可爱的桃子脸蛋形成鲜明的对比,再配上烫成大波浪的桃红色头发,使我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虽然结婚已有七年,我却从来没有感到厌倦过。七年,好敏感的数字啊。

  当我的手覆上她那柔软高耸的乳房上时,被我惊醒的芊芊回眸哀怨的瞥我一眼,推开我的手,嘟嘟嚷嚷地进到浴室里头去了。

  我好笑地在电脑桌前坐下,开始把几封邮件发了出去。

  不可否认的,她之所以会在众多人选中胜出的首要因素,也是结婚多年来,我不曾再把眼光驻留在其它女人身上的原因之一。

  因为,再也没有其它女人比她更吸引我的目光了!

  但是男人在新婚时,固然是个热情体贴的丈夫,但是在时间的「培养」下,久而久之也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妻子的儿子,在包容宠爱妻子的同时,也不忘渴求一下妻子的包容与恩宠。

  幸福也是会产生惰性的!以前我很呷意妻子尽情地在她面前表现出幼稚撒娇的一面,可是现在……并不是讨厌了,而是……突然很怀念过去我在追求她时她的那股浪漫热情,那种足以融化我的心、我的人的激情。

  但曾几何时,那股热情不再!在时间的催化下!已然化为隽永的柔情了。

  这样并不是不好,只是……我还年轻啊!我的生命还没走到只能和老伴对坐两相看来当作情感交流的地步吧?

  转眼望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女人,我很自然地抓起另一条浴巾去替她擦干头发,再取出吹风机为那个一坐上床就开始点头的女人轰隆隆地吹起来。

  我还是深爱着这个女人,也知道自己会爱她到死为止,但是……!我不想让自己的生命从现在就开始平淡。男人是激情的奴隶,不能没有刺激的呀!

  所以,为了避免让自己踏上未老先衰的不归路,提早登上太监的英雄榜,我必须设法找回年轻的活力。而在波澜不兴的平淡幸福里注入一点脱轨的刺激!应该是最「过瘾」的方法吧?

  这时那个一直傻呼呼地直点头的女人忽然在我的耳边说道:「枫,我想…」她还咬不到两句话,我便骇然地瞪圆了眼,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妻子。

  「啥米?」

  不是我听错了,就是这个女人阿达马在起消了!

  但是,面对着妻子认真的眼神,我的心里一股刺激的感觉升起,胯下的长枪雄纠纠地抬起头来。

  我猛地把她推倒在床上,一把拉开裹着她的毛巾,长枪毫不费力地刺进了她的身体,水花四溅的蜜穴让我知道,身下的女人和我一样兴奋无比。

  我用力地扭抓着她坚挺的乳房,一边激烈地进出着她的身体,一边狠狠的说道:“你这可恶的淫妇,我没办法满足你吗?你竟然想给我去出轨,去让别的男人操你?我要让你死在这床上!”

  吃一惊的芊芊也开始了她的反击,她一边扭动着腰部,用子宫口吮吸着我的龟头,一边把修长的的大腿夹在了我的腰上。

  在咬着我的耳朵的同时发出可爱的呻吟声:“嗯!枫……好棒,你的……进入了我的身体里……好深的地方……啊!……我知道你并没有生气……啊,这里不行……在年初时我就发现……你的电脑里多了不少……呃……淫妻,出轨的小说……《出轨》……《帮助妻子去偷情》……《赤裸娇妻》……《凌辱女友》……每本都很好看哦!”

  原来妻子的异想天开是从这里来得。越听越兴奋的我一边加快了腰部的摆动幅度与速度,一边用力吻住了妻子那可恶的小嘴。

  随着妻子猛地一下痉挛,她的双腿用力地把我送到了她身体的深处,我也抵受不住她的子宫口的吸吮,腰部一麻,无数的部队冲进了她的子宫,誓要占领她的全部领土。

  然后,在妻子崇拜地描述她的上司的说话声中,燃起熊熊妒火的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服……

  【完】[ 此帖被manma在2019-06-22 12:16重新编辑 ]